中华乐氏文化研究会
新闻动态 >> 最新动态 关闭本页
纪念乐时鸣将军诞辰100周年一一深切缅怀北京新四军研究会(6师分会)主要创建者

发布时间:2017-08-17    来源:中华乐氏文化研究会    浏览量: 570    分享:


乐老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。他老人家是我们尊敬的前辈,是北京新四军研究会(六师分会)德高望重的主要创建人,也是我们亲爱的良师益友。至今,他的音容笑貌仍活在我们心里。

 乐时鸣

(1917.8.17——  2015.8.8.)
 
乐时鸣,原名乐嗣明,1917年8月17日出生于浙江省定海县(今舟山市)一个旧知识分子家庭,父亲是前清秀才,以祖传择日看风水和教书为业。1932年初中毕业,同年秋到上海资本家刘鸿生所办开滦售品处任职员。1935年1月创办《微明》月刊,任编辑,发表文艺评论及小说多篇。同年12月参加声援北平“一二·九”抗日救亡学生运动的上海“一二·二四”大游行。1936年2月参加上海职业界救国会成立大会并成为会员,正式参加革命工作。同年5月调至中区干事会任干事,负责领导和联系几个大公司的会员小组。1937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上海抗战爆发后,经组织同意,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交通股工作,负责处理日常事务。1938年初,组织人员成立转运站,完成接运数千名上海抗战中留在租界的伤兵去内地的任务。1938年5月任中国红十字会救护委员会运输股副主任,率运输股人员和车辆移驻南昌。接受新四军南昌办事处的领导。同年12月,果断决定携带部分车辆和物资投奔皖南新四军军部。1939年2月奉命创办新四军后方工业合作社,任经理。同年10月奉命去上海提取各界捐赠的棉布,完成任务。1940年1月进新四军教导大队第9队学习,结业后分配到新四军江南指挥部任副官处人事科长。同年12月任新四军2支队副官主任。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第6师16旅司令部管理科长,其间曾任火线剧社副社长,并编写了独幕剧《前路》。1942年2月任16旅政治部宣教科长。1943年5月改任旅政治部秘书兼总务科长。同年10月兼任民联科长。1945年2月至苏浙公学学习,7月回新四军苏浙军区第1纵队任宣教科长。解放战争中,历任华中野战军第6师政治部宣教部副部长兼教育科长,华东野战军第6纵队政治部民运部长、后勤部政治委员,第24军教导团政治委员。参加了苏中、莱芜、孟良崮、淮海、渡江等战役。1950年11月任第24军70师政治部副主任、主任。1952年9月参加抗美援朝,1954年1月至6月回国任24军文化速成学校校长兼政委,7月回70师任副政委。1955年10月回国。1956年6月起历任70师政治委员、第24军政治部副主任、北京军区政治部国防工业工作部部长、军区三支两军办公室支工组组长。期间,1964年2月至1965年4月在高等军事学院基本系学习。1969年10月任第69军副政治委员。1972年5月任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。1979年8月任政治学院训练部副部长兼训练部政治部主任。1981年2月进中央党校轮训班学习半年。1982年6月任政治学院副政治委员。曾荣获二级自由独立勋章、二级解放勋章、二级红星荣誉奖章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。著有《时鸣诗词草》、《战斗·同行·放歌》、主编《虎将王必成》、《好主任钟期光上将》、《江南擎天柱》等书。2015年8月8日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,享年98岁。
 

▽18岁参加抗日救亡学生运动

▽1937年9月,加入中国共产党

▽与夫人徐若冰的结婚照

▽1952年9月,参加抗美援朝

▽1953年10月,在朝鲜

▽上世纪50年代,家人合影

▽一生育有三子两女

▽1997年,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成立后召开的第一次6师分会老战士联谊会

▽1998年2月21日,组织召开会长办公会,研究编辑《江南擎天柱》工作

▽1999年8月,为庆祝建国50周年,北京新四军研究会6师分会老战士会后合影

▽1997至2002年期间,任北京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兼6师分会会长,经常召集分会领导班子成员研究组织开展新四军历史研究的工作会

▽2002年2月,在物资部老干部活动中心召开新四军6师分会分会工作会,会上推荐并研究通过谭泾远同志任新一届6师分会会长

▽2002年4月,参加纪念谭震林诞辰100周年大会并讲话

▽2005年2月20日,在北京新四军研究会6师分会年会上,谭泾远会长带领会员们向乐老、钱老等前辈们祝寿

▽2007年,为纪念新四军成立70周年,参与6师分会纪念邮折制作方案的研究。一贯支持总会和分会组织的新四军历史研究工作

▽2007年,在北京新四军研究会6师分会主办的纪念新四军成立70周年主题年会上,为会员们讲述新四军成立70周年的光辉历史

▽特作诗词:


满江红

——纪念新四军成立70周年

乐时鸣  2007年
 

八省英豪,
齐奔赴大江南北。
为抗日,
高歌东进,
一心救国。
踏碎江淮封锁网,
讨还凶寇屠城血。
挽强弓奋力破阴霾,
冲天立。
 
多少恨,
奇冤逼;
公理在,
谁能灭。
与人民一体,
铁军真铁。
游击健儿成老将,

沙场勇士留勋业。
永向前热血沃新华,
承忠烈。


▽2009年4月,参加北京新四军研究会(6师分会承办)举办的纪念渡江战役胜利60周年大会并讲话

▽2009年9月12日,在建国60周年之前,他92岁高龄,任分会名誉会长,参加新四军6师分会举办“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” 联欢会,讲话时手中拿着这页纸片:

▽2010年4月,参加新四军6师分会会员大会

▽2010年5月,93岁高龄仍不辞辛苦,接受采访。生动讲述新四军历史,歌颂共产党和人民军队,满怀对伟大祖国的热爱。

之后,多次接受《塘马风云》作者刘志庆的登门拜访;接受潥水党史办的关于新四军溧水“反顽”的录像采访等

▽2010年9月15日,参加6师分会举办的纪念抗美援朝胜利60周年座谈会

▽2010年10月9日,参加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举办(6师分会承办)的纪念江渭清诞辰100年的纪念活动并在会上发言

▽2011年4月24日,在纪念新四军6师建师70周年大会上,与16旅老战友翁履康、吴坚亲切交流,三位是6师建师的见证人

在新四军6师建师7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发言


乐时鸣


2011年4月24日
   
今年2011年有很多重大节日:7月1日是我们党建党90周年纪念日,10月10日是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日。
从我们新四军来说,今年是皖南事变70周年。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,国民党蒋介石撤销了新四军番号,诬蔑新四军是“叛军”。我们中共中央恢复了新四军番号,而且把新四军整编为七个师一个独立旅。我们6师就是七个师中的一个,是坚持在江南、主要地区是苏南的部队。6师由原2支队改编为16旅,由东路江抗部队(是谭震林同志1940年到了东路以后组建起来的新江抗)改编为18旅,就两个旅。16旅旅长是6师参谋长罗忠毅同志兼任的,政委是廖海涛同志(是原2支队的副司令)。18旅开始由谭师长自兼旅长,政委是温玉成同志,不久任命皖南事变突围后到了东路的江渭清同志任旅长。所以,我们6师成立的时候,有师领导谭、罗,旅领导廖、江、温。6师下属的部队:16旅是46、47、48团,18旅是52、53、54团,中间没有17旅,但有个51团,共有几千人。这在新四军七个师一个独立旅里是人数较少的师。但6师所处的战略地形非常重要,处在日本侵略者和汪精卫伪军盘踞的主要地区。我们战斗在东起上海附近,西到南京以西、皖南东部芜湖当涂,南到安徽南部广德、郎溪,在这个地区中间。6师经过了皖南事变以及日本鬼子的从1940年开始在苏南的“清乡”,不断对我们根据地的“扫荡”进攻,斗争是很艰巨的。应该说我们的胜利也是巨大的。

这期间,也就是70年前,1941年11月28日发生了塘马战斗。日本鬼子驻守部队出动3000多人的步炮骑兵加上伪军,在11月28日早晨突击我16旅旅部驻地溧阳塘马村。战斗打了一天。从清晨敌人三面包围塘马的时候,罗、廖亲自率领连队与敌奋战。当时在旅部周围整训的48团2营三个连加一个团部特务连、旅部直属特务连和敌人奋战了一天。上午罗忠毅不幸头部中弹牺牲。下午廖海涛也被子弹打穿腹部,肠子都露了出来。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自己拿起机关枪与敌人血拼,最后阵亡。在1941年这一年作为6师来讲,既有皖南事变后新四军七个师包括6师的成立,又有塘马战斗师旅领导英勇作战、光荣牺牲这么一个重大战斗。

回想这一年,今天在座参加过1941年16旅在江苏宜兴闸口镇召开成立大会的还有三个人。我一个,翁履康同志一个,吴坚同志一个。当然外地还有啊,像福建的王直同志还健在,北京可能还有,现在是记不很清楚了。所以我今天能够参加我们6师成立70周年的纪念大会,确实是感慨良多!想想我们70年来的变化早已经是天翻地覆。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。祖国现在繁荣富强,在世界上的地位数一数二!

回想70年前,特别是1941年,确有很多事情要好好怀念,值得我们好好汲取战斗力量。我本想从6师成立纪念里说点事,但很遗憾,我是在16旅旅部,就在2支队工作的,对18旅当时的情况知道不多。虽说都是6师,都在谭师长领导下,我们在西边,18旅在东边。再向前说是在1941年1月的皖南事变,这个事情全世界都知道,我们老同志都印象深刻。

最近我得到一本书《新四军发展史》。我抓紧时间,基本上通读了一遍,写得很好。但是我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。对皖南事变,特别是对项英同志的评价,这本书显然是早些时候写的,今天看来就不够妥切。大家都知道,项英同志对皖南事变负有很大的责任,或者说有很大的过错。我们回想一下,中央最早的对皖南事变的决定是关于项袁错误的决定,后来再没有提这个决定。项英同志确实负有很大责任,是有错误的。皖南事变是抗日战争中蒋介石发动的第二次反共高潮。我们粉碎了国民党蒋介石发动皖南事变的阴谋。中共中央立即在1月20日就恢复了新四军的番号且扩编为七个师,其中3师、4师、5师黄克诚、彭雪枫、李先念同志的部队原不是新四军,扩编后力量就壮大了。皖南事变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教训,如何对待国民党?怎样既要保持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大局面,同时坚持独立自主发展的方针?所以我说皖南事变是坏事变成了好事。对项英同志的评价是有一个改变过程的。我们党对项英同志的评价不同了,改变了。至于到何程度,项英同志的铜像允许建立了,特别是今年中央发布了纪念邮票,其中项英同志作为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发行纪念邮票。我感慨现在我们党中央对历史问题、历史人物评价上的变化。项英同志是中国革命早期领导人之一,是“二七”大罢工的主要领导人是党中央的主要领导人之一,苏区建立的时候,曾为中央军委主席。从现在看,对项英同志的评价显然很尊重历史,确认是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,在苏维埃时期和抗战初期是有功劳的。所以我想历史在发展,党中央对历史人物的评价也有变化。这种变化是正确的。

同样对历史事件的看法也要像党中央一样用全局的眼光来看待。联系对6师参谋长兼16旅旅长罗忠毅同志,现中央评为100位对共和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人物之一。说罗、廖的牺牲,这场战斗是可以避免的。该不该打?是不是可以避免?当时我在16旅旅部。领导人在得到敌人集结并有可能向我突击的情报后,我们驻地没有变。为什么部队不变动?这里要说明一下:就在那年11月7日,“十月革命”节那天,我们住在离塘马不远的戴巷祠堂里,当晚看戏,是苏联的叫《文件》的独幕剧。晚上9点多钟正在演出时,罗忠毅亲自到了会场,宣布“立即停演,马上出发”。文工队员装都来不及卸,就跟着部队出发了,走到天亮,向西到了溧水。看到演员身穿演出服,装都没卸,大家哈哈大笑。部队从溧阳转移到了溧水,在白马桥一带待了几天,敌人并没进攻。仅是在我们西边,日本鬼子与我们46团有个小的战斗。所以,当我们又回到溧阳的时候,就住在塘马这个村子。确实到11月28日部队没有移动。摊子也铺得很大。除了旅部有些部队以外,地方上的区党委、一个行政公署、几个县政府都在一起,包括后方医院、修理所、被服厂,分布在大约19个村庄,都住满了。既然有了情报,得知日本鬼子在宁沪线集中大量兵力向南进攻的企图,16旅旅部为什么没有移动?结果到了枪响了、炮响了,敌人三面围击了,才奋起大战。据说我是没有直接听到,军师领导同志对这个事情内部也有批评。但是,生气在哪里呢?有人以这个为理由,认为罗忠毅、廖海涛同志是犯了错误的,虽然牺牲也不能大量地宣传。你说有道理没有?好像有道理。但是,我今天要讲,我自始至终不赞成。这是两码子事情。罗、廖牺牲在敌人的炮火之下,作为师旅的领导同志亲自带领连队与敌人作战光荣牺牲了。这难道错了吗?不应该纪念吗?至于说,部队应不应该在那天晚上有个移动,或采取什么应急的措施,这是个经验教训。这是可以探讨的,但不能否定罗、廖的牺牲!

70年了,我作为当时16旅旅部一个科长,老实讲心里是不平的。所以在我离休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以我个人的力量到中央档案馆,查阅了罗忠毅同志的事迹和采访了参加宁都暴动的在北京的老战友,收集了我所能收集的材料,写了一个传记,现在看基本正确,与中央现在颁布的100位人物的简介基本一致,在具体年龄和出生年月等有些出入。我之所以这样做,总有这样一个感想:事情就是应该分清楚,讲大局。现在我确实佩服中央这一点,包括对项英、罗忠毅、廖海涛同志现在的评价。我完全拥护,实事求是,分清大是大非。我考虑在今天的纪念会上讲几句话,不知讲什么好,看了这本书后有了感触,发表一些我个人的感慨。

我们研究新四军的历史,确实应该有一条最基本的准则,就是要看大局,对历史问题要把握实事求是的重要原则。要相信我们的党在不断发展的进程中,对历史问题一定会有正确明白解释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根据讲话录音整理)

▽2011年11月,参加北京新四军研究会6师分会举办的纪念塘马战斗70周年座谈会

▽乐老珍藏的罗忠毅手迹

罗忠毅  廖海涛

二公殉国70周年祭

   
乐时鸣

塘马风云七十年,神州早换艳阳天。
奈何思念如丝结,最是音容与梦连。
抗敌精神昭日月,牺牲气慨恸山川。
我蒙训护幸犹在,喜报龙兴慰九泉。
2011年3月
    
注:1941年11月28日,日军步骑炮兵3000余人,突袭我驻溧阳塘马村的新四军6师16旅旅部,6师参谋长兼16旅旅长罗忠毅、16旅政治委员廖海涛率部与敌激战,掩护旅部与苏皖区党委、政府机关1000余人安全突围。激战竟日,歼敌数百。罗廖二公不幸壮烈殉国。

▽2013年6月,当得知家乡亲人为李小羊烈士举办纪念会时,欣然提笔写下“保家卫国,青史留名”,委托长子乐俊淮送给常州小羊的家人。小羊当身边警卫员三年,在朝鲜战场牺牲时年仅20岁,永远怀念这位战友

▽一贯支持北京新四军研究会和6师分会组织的历史研究工作,为研究宣传新四军开会讲话、编书作序,指导活动的开展,做了大量工作

▽与夫人徐若冰(1917~2006,享年88岁)

▽乐老家人

▽2013年夏,乐老在家中

乐老,我们永远怀念您!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。

 
   

版权所有 2009- 中华乐氏网&中华乐氏文化研究会&深圳市科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www.cnlcn.com.cn 粤ICP备08005809号
乐一平(副会长): 13826524207 乐志强(副会长): 0755-83283606 乐军(秘书长): 13922156734 乐发前(副秘书长):13823721331
QQ群:284802386 邮箱:leyiping2008@sina.com 网站/微信运维:科筑网络 联系电话:0755-83283933